可按Ctrl+D收藏众星平台
帮助中心

众星平台

热门搜索: 挖矿源码    小程序开发    直播带货    星创课堂    商标转让   

为什么风险投资行业也应该被创新打破?

  • 时间:2020-07-13 10:03 编辑:小星星 来源:众星 阅读:233
  • 扫一扫,手机访问
摘要:大多创新会失败,并且被已成功的人嘲笑。但我们还是要寻找创造事物新的工具和新的思维,因为想法会极大的影响你的现实,尤其是在这个互联网和现实世界都处在十字路口的时间。这篇文章我想聊聊我很看好的一个公司模式:venture studio,最

大多创新会失败,并且被已成功的人嘲笑。但我们还是要寻找创造事物新的工具和新的思维,因为想法会极大的影响你的现实,尤其是在这个互联网和现实世界都处在十字路口的时间。

这篇文章我想聊聊我很看好的一个公司模式:venture studio,最近一年在美国的硅谷和纽约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这个模式创造公司。

姑且称之为风险创造工作室吧。我会介绍一下为什么这个模式可能是早期投资 + 创业公司的未来。

过去十年,大资本对创业公司发展轨道的影响是决定性的,看看软银之于Wework, 神州系之于瑞幸咖啡。疫情后时期,在国内我也观察到其实创业价值观开始变的多元,除了 “生存到繁荣” 这件最重要的事,大多创业者也在思考如何做成一桩适合自己的生意,以及一个企业的社会价值。而资本方变化的速度会慢一点,却是也到了瓶颈。

先来说说为什VC行业现在也需要进化和创新?

1. 今天许多风险投资机构已经转向晚期投资,减少早期投资,资金资源向头部靠拢,采取保守策略,规避创新风险。

2. 如今大多VC基金运作的模式已经不适合“研究和数据驱动的大胆创新”,以及长线打造一个有价值的公司的周期。比方说, 6-10年,而不是2-4年。取得极大成功的公司往往是长线思维打造的公司。

3. 除了财务投资,现在大多风险投资机构缺少行业专业性,以及核心壁垒资源。面对日趋复杂的创业环境,能提供给创业者钱之外的价值越来越有限。

一个行业的问题都是由一整个体系决定的,风险投资行业被募资和退出的巨大困难长期圈定在了一个有限游戏里,基金经理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搏取最大的成功概率,所以很难在具体的项目上提供足够价值。创业公司的成长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而驱动创业公司的引擎 -- 风险投资如果不能革新,也很难出现引领时代的新公司。

作为曾经有一些早期创投经验,后来创业的笔者,在具体介绍venture studio这个模式前,先来说说我对风险投资的认知。

我在美国刚刚毕业的时候,最梦寐以求的工作就是能加入一家顶尖的风险投资基金。当年无知无畏,只是觉得做投资很酷,而所有的投资行业里,只有风险投资(这里泛指早期阶段股权投资)是能不断地接触新的人,新的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每一天都充满新奇和未知。并且风险投资能直接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而不只是金融的游戏。 

那时候最喜欢的风险投资基金是Founders Fund, 因为创始人 Peter Thiel 是一位 “逆向思考投资人”,还是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为了能有机会向Founders Fund的人学习,当年还加入了Peter Thiel个人投资的 SeaSteading Institute (海上家园研究院)作为大使,这是一个探索人类社会在海上生活的实验项目,终极目的是为了探索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

2014年夏天在Founders Fund旧金山办公室。

2014年终于得到Founders Fund的面试机会,虽然最终没有得到这个工作,但当时被提示了一句, “你其实可以做一家来自中国的种子基金” 。回到纽约,我认真地研究了这个可能性,当时国内很多人都对YC,TechStars,500Startups 这些创业孵化器里的项目很感兴趣,也许我可以作为一名连接者创办一个微型基金。

在研究他们的时候意外发现了纽约一家我认为与众不同的投资基金:Betaworks。

Betaworks

区域:纽约市

成立时间:2008年

成功案例:Giphy(2020年刚刚被Facebook收购), Digg, Bit.ly

Betaworks是纽约的一家 “互联网产品实验室 + 种子基金(startup studio + venture fund ) ”,以创始人的行业洞察 + 数据分析能力驱动。

“Betaworks is a start-up studio based in New York that make essential products that thoughtfully combine art and science.”

Betaworks最早介绍自己的版本:Betaworks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创业公司工坊,融合艺术和科技,创造有价值的产品。

Betaworks现在的官方网页介绍:为了更好的创造。

Betaworks与传统上只提供办公空间和资源的孵化器不一样,项目首先是他们内部通过“雇佣黑客”造出来的。

他们的合伙人都是创过业的产品型企业家,又是有经验的投资人,并且这家公司同时拥有黑客文化和设计师文化。公司在纽约曼哈顿很有艺术调性的肉库区(Meatpacking District),里面许多长得像设计师的工程师,和长得像工程师的设计师。

当时认识了Betaworks里唯一一位中国人,Huang Kuan,他是一位交互设计师出身的程序员,加入了Betaworks的黑客驻留计划(Hacker in Residence,很像是艺术机构的艺术家驻留创作计划)。他一个人做出来了一个天气预报机器人app Poncho, 在纽约很受欢迎。当时Betaworks以很低价格收购了曾经很红但是衰落了的社交新闻媒体Digg, 并且招募了新的团队来运营改造这个产品。整个Betaworks办公空间里的氛围很好,让我觉得这里都是 能上手做产品的人。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Betaworks的创始人John Borthwick, 写得一手好文章,后来读了他写的年度股东信以及他的博客,觉得这个人能预见到2到3年后发生的事情,他是一位有着互联网理想主义情结的投资人,以自己严谨的市场分析能力以及人文价值观指导公司的运作和投资方向。我觉得他相信的产品策略是:创建互联网底层的工具,以及人与人有价值的互动。

过往Betaworks内部创造和改造的公司。

Betaworks是最早尝试把 “内部创造公司”和 “种子基金” 结合在一起这个模式的公司之一。近几年他们也一直在进化这个模式,推出了和企业大公司合作的垂直产业孵化器,还有根据Betaworks Ventures感兴趣的技术方向来寻找外部项目的训练营Camps,以及为科技创意者这个群体创造了一个线下会员制俱乐部空间 Betaworks Studios: Club for Builders,通过内容来聚集可以创造产品的人才。

如果你感兴趣深挖一下他们的核心理念,推荐阅读一下John Borthwick的博客文章:

以及他们最近对“修复互联网应该有的样子” 这件事很感兴趣,创建了一个公开的 “startup idea” 文档,希望找到创业者在解决这些问题 :

https://www.notion.so/8582600b723a48409030ce6bc10530ca?v=330e4beeac9442d1947908f34df14b44

Expa

区域:硅谷

成立时间:2014年

成功案例:Uber, Haus

再来聊一聊另一家很酷的 venture studio:Expa. 

Expa的模式可以总结为:a product design firm + VCPE fund

首先是一家产品设计公司,然后是一家风险投资基金。

说到Expa必须先提到创始人Garrett Camp,Garrett Camp是一名产品设计师,后来创业成立了网页发现平台StumbleUpon。后来他孵化出的最成功的公司就是Uber。

Uber最早的概念是Garret Camp提出的,灵感来源于当时他在007电影里看到詹姆斯邦德的汽车有自动导航屏幕,并且可以随时调用,他就想到手机上能不能有一个跟007的座驾一样酷的汽车服务。于是他把这个想法跟他同样做投资的朋友Travis Kalanick (后来Uber的联合创始人和CEO)交流,Travis 当时还在筹备自己的创业项目,于是他们决定先雇一位人才来启动Uber。

Garrett Camp计划一步到位,自己采购汽车,雇佣一个车队来推出一个前所未有的 “汽车应用”,而Travis Kalanick对用互联网模式运营这个主意更感兴趣,所以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Travis的主导下,Uber创造了一个连接乘客和私家车司机的打车软件,颠覆了出租车行业。

因为创立Uber的时候,Garrett Camp还是StumbleUpon的CEO, 他说服了Travis Kalanick成为这家公司的领导者,而自己把这个项目从0到0.1做出来以后,就退居幕后了。后来在2014年Garrett Camp基于创建Uber的经验,成立了一个新的公司就是Expa。Garrett希望Expa首先不同于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他喜欢直接参与创造公司的过程。所以他想象Expa应该是一家“擅长创造公司的公司 ( company that creates companies )”,并且希望 “ 通过设计提升产品,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

有关Expa运作的逻辑,节选他们内部分享的几个图片:

内部创造

战略咨询

对外投资

投资好的名字

产品方法论

因为Garret是设计师出身,所以整个公司很注重设计的细节,可以从他们自己造的公司的logo的风格统一性看出来。另外他们主要的合伙人都是非美国籍,当年都是拿着工作签证在美国创业起家的,所以这些移民企业家创造的公司在一开始就很重视全球的市场。

在Uber之后Garret主要的精力放在孵化一个革新房屋所有权的创业项目Haus, 进入了“房地产+金融”领域。而Travis Kalanick在Uber之后用自己的资金成立了一家VC基金10100(10100的意思是一个创业公司从10人到100人的过程),第一个孵化的项目是云厨房公司CloudKitchens,进军了“房地产+餐饮” 行业。其实他们都是在拥有了自己可支配的资金后,用自己过去积累的经验和核心能力尝试打开巨大规模的新市场,而这些市场还没有被互联网深入的改造。

Expa 和 10100 都还没有孵化出与Uber相提并论的新公司,但是很多人相信他们搭建的创投体系是有更高成功概率的。

这个体系就是数字化改造传统行业 + 系统化创建公司网络。

Science Inc. 

区域:洛杉矶

成立时间:2011年

成功案例:Dollar Shave Club

另一家近几年成功的venture studio公司是洛杉矶的Science Inc. ,创始人Mike Jones是曾经Facebook的竞争对手Myspace的CEO。在Mike Jones创立Myspace之前,他还在大学里的时候就成立了一家技术咨询公司,帮助洛杉矶附近的客户开发网页,当时还是学生的他赚了很多钱,用他的话来说开第一家公司就是他的商学院。后来经历Myspace的大起大落,让他想开设一间不一样的公司,既可以继续创造酷的公司,也可以帮助别人创造酷的公司。

所以他创办了Science Inc. ,起这个名字的原因是他觉得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功需要极好的时机和极大的运气,但是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找到成功的方程式的。

现在Science Inc.更像是一个技术咨询公司+创业投资孵化器。聚焦在三个方向的产品:

1. subscription e-commerce 订阅制/会员制电商

2. marketplaces 交易市场

3. mobile entertainment移动娱乐和内容

Science Inc.最出名的原因是因为孵化了Dollar Shave Club(DSC)这家订阅制男士剃须刀公司,后者在2016年被联合利华集团以10亿美金收购,DSC被收购又催生出一批美国的DTC新消费品牌的热潮。 

Mike Jones在帮助孵化出DSC之前从来没有涉足过零售和消费品领域的投资,DSC的创始人Michael Dubin在找到Mike Jones之前刚刚拍完了后来变成Youtube上病毒传播的宣传视频,还没有拿任何投资。在看完了这部视频之后,Mike Jones决定投资,因为他觉得Michael Dubin会是个营销奇才,这个商业模式看起来会对传统厂商带来很大的冲击。

Science Inc.这两年又涉足到区块链创业项目领域,没有很成功,看起来有一点跑偏,在Dollar Shave Club成功后还没有再孵化出“独角兽”级别的公司。大部分的项目还是以帮助孵化或者投资的形式来做,而不是自己团队内部创造。

但是他们给后来新的venrture studio公司打开了一个思路,这就是互联网公司和消费品公司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新一代的venture studio公司开始探索互联网产品+消费品结合的商业形态。

Atomic Ventures

区域:硅谷

成立时间:2013年

成功案例:Hims & Hers, Terminal, Bungalow

Atomic Ventures这家公司值得重点聊一聊,也是我觉得模式最超前同时执行力最强的一家venture studio。

用Atomic Ventures的合伙人的话说,“Atomic is a company that builds companies,Atomic是一家制造公司的公司,为了按照我们的模式制造公司,我们有一个自己的投资基金。” 

我觉得Atomic不只代表了早期风险投资的“先进生产力”,也正在尝试打破这个行业的规则。

我画了一张草图总结Atomic Ventures的运作逻辑:

提到Atomic也要聊聊创始人Jack Abraham,这个想法最早是他提出的。

Atomic的创始人Jack Abraham。

Jack Abraham 在24岁的时候把他的第一家公司Milo.com以7500万美金卖给了eBay, 在eBay短暂工作后,Jack Abraham 开始在硅谷做个人天使投资,后来他邀请了三位朋友作为创始合伙人组成了一个团队,分别是Andrew Dudum, 之前是Ever app的联合创始人,后来同时担任Hims的CEO,他也是Jack Abraham在沃顿读书时候的同学,两个人都是从沃顿休学创业;Chester Ng,之前是 app 开发公司SweetLabs的创始人,后来在Atomic已经有几家公司后加入, 担任类似首席运营官的角色;Andrew Salamon,之前在对冲基金桥水做投资,后来同时担任睡眠监测科技公司 Rested 的CEO (Hims 和 Rested都是Atomic内部孵化的公司)。

Atomic 的创立,来自于几个创始合伙人对一个问题的思考:今天早期投资和创业的效率是不是越来越低了?

传统上创建一个创业公司,你首先会想一个主意,想一个名字,光注册一个商标可能就花了2个月,然后做用户和市场调研,做产品开发,还要等天时地利人和找到支持你的团队,直到产品上市了以后发现没有人在乎你的产品了。

做这件事情如果回报率和成功率都这么低,你还愿意投资自己的钱成为天使投资人,以及投入自己的宝贵时间创业吗?那是时候拆解一下创造新的公司模式了。

于是他们最初耐心的积累资源,除了自有资金,与知名的投资机构建立联系,与行业内的合作方建立关系,熟悉硅谷的人脉圈和有潜力的创始人在哪里,分析未来十年值得进入的大市场,研究和分析这些行业,并且建立自己的核心团队。第一期基金他们只募集了2000万美金,这些资金都投资于“自己内部创造的项目”,不接受外部pitch,作为启动资金,快速试验,快速试错,通过原型产品验证市场需求。并且整个公司文化非常相信数据,很多想法到底选择哪个都会做 "A/B Testing",用真实的测试决定哪一个主意更好,在数据面前人人平等。

“ We are not gonna build this company until we have signal, we gonna test that signal, it’s much healthier way to build startup companies, it’s better efficiency for capital. (在我们看到信号之前我们不会动手创建公司,我们会继续测试这个信号,这是更健康的方式去创造创业公司,也是更有效率的资本利用方式。)”

在发展了两三年后,Atomic的核心团队也只有20-30个人,每年会从他们的“自己的创业想法库里” 看20-30个idea, 其中一些觉得很有市场潜力的会推向市场,并且fund(投资) 和 found (创立)这些公司。

"We bring together the best operators, best builders, with the best investors (我们聚集了最好的运营专家,最好的产品人才,以及最好的投资人). 

Build a much better system to bring companies to market, that is more efficient, less capital intensive, more meaningful, can scale quicker, have a higher chance of being enduring business. (创建一个更好的创业体系,这样做更有效率,需要的外部资本更少,也更有社会价值,以及可以更快的规模化,最终变成更长久可持续的商业。) " 

在一个访谈里,Atomic的创始人提到他们之所以这样设计公司,本身也是一个有关创新的实验,用创新打破过去的创新系统。

“ Experiment on your company, experiment on your brand" 

我很欣赏Atomic把自己的公司和品牌都当作一个人,今天的人也是不断在变化的,在快速变化当中找准自己的位置。他们选择在尚未被技术和互联网彻底改造的巨大市场深耕,以长线的眼光看到以下三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 未来工作的方式 (future of work)

  • 健康消费和医疗 (health and wellness)

  • 房地产和居住 (real estate and housing)

其中投入最大资源的精力的是在大健康产业的市场,尤其在疫情后的年代,健康的重要性基本上是大多人最优先的,而这个庞大而陈旧的产业也在加速变革。

但是另一方面,这家由互联网人创建的硅谷公司,又格外重视品牌文化和创意(branding culture and creativity), 因为他们相信今天创造一个公司的成本越来越低,但是打造一个新时代的品牌却越来越难,创意在品牌的起始阶段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他们在创造新公司的时候,和纽约以及伦敦最好的创意营销机构都合作紧密,让业内品牌最专业的人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消费者洞察,品牌文化塑造,数字化传播方案,内容营销,线下空间等等。Atomic合作的品牌创意工作室包括:Gin Lane 和Partners & Spade 等四家公司。(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介绍Gin Lane这家创意营销公司,《为了对抗过劳时代,这几位纽约的设计师关掉了公司却获得1400万美元投资》

在创造产品之前,一定要创造一个消费者十分热爱,愿意传播的品牌。

这种公司文化,深受皮克斯动画工作室 ( Pixar Studio ) 的影响,一群拥有共同价值观和热情的人,创造人们前所未见的事物。

Atomic的核心团队,包括正在孵化当中的公司的CEO。

Hims & Hers 是Atomic创造出来的第一家独角兽公司,在健康消费和在线医药领域是这些年最瞩目的明星公司之一。Atomic也一直进化自己的商业模式,目前他们的公司家族里还有十几家正在“秘密孵化中”的新公司,他们的目标是拥有持续创造独角兽公司的能力,这是一个“无限游戏”,必须有马拉松的长线心态。整个Atomic这家公司就是他们的作品。

4月的时候我通过邮件跟Atomic的投资人之一Founder Fund的合伙人交流,问他们觉得Atomic取得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得到的答案除了超强的资源整合能力和执行力,就是聚集创始人人才的能力。

“ 我认为工作室的模式可以运作的非常好,你需要有优秀人才的资源。这是Atomic成功的关键。Founders Fund也成功的孵化过两家自己的公司,Palantir以及Anduril,8VC自己做公司的能力也很强(Shogun, Esper等等)。”

Atomic孵化出的Hims主要的竞争对手叫做Roman, 也是一家男性健康消费和个人护理品牌,而恰巧Roman是从另一家纽约的venture studio 叫做 PreHype走出的。

PreHype

区域:纽约

成立时间:2011年

成功案例:BarkBox, Roman & Rory, Managed by Q

PreHype按照他们自己的定义,是一家总部在纽约的 "venture development company", 核心的几个合伙人都是成功创立过创业公司的企业家以及天使投资人。

与Atomic的创始人类似,PreHype的创始人Henrik Werdelin创建这家公司的初衷,是希望寻找一个有效的创新模式来创建新的公司,以及用资本支持那些符合他们价值观的公司。

PreHype的一个特点是与大公司联系紧密,他们的客户包括NewsCorp, Coca-Cola, Intel, Mondelez, LEGO等企业客户,PreHype 提供Corporate new venture co-creation 的服务,也就是针对大公司的市场创新需求,与企业内部共同投资和孵化对于长远战略有价值的创业公司。

因为自己是一位爱狗人士,Henrik Werdelin 在2011年作为CEO创建了宠物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BarkBox, 同时管理着Bark和PreHype两家公司。

PreHype创始人 Henrik Werdelin。

最近几年PreHype孵化出的最成功的一家公司就是男性健康品牌 Roman, Roman正是Atomic Ventures孵化出的Hims的主要竞争对手,两家公司都获得了美国一线投资机构上亿美金的融资。

Roman现在的CEO Zachariah Reitano之前在PreHype 做 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 寻找自己的创业方向,而他找到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都是Henrik Werdelin的同事。其中Roman的CPO 联合创始人Saman Rahmanian 是PreHype的合伙人,他的上一家公司办公室清洁服务提供商Managed By Q 成功卖给了Wework ( Q也是在PreHype孵化的)。而Roman的CRO联合创始人Rob Schutz是之前BarkBox的增长负责人。可以说Hims与Roman在健康医疗市场的对决,背后也是Atomic和PreHype两家公司的对决。

Roman的三位男性联合创始人,其中CEO Zachariah Reitano也是一位爱狗之人。

看到在健康消费领域Roman的成功,Prehype继续探索在这个市场用类似的 “运营结构 operational structure" 孵化新的公司。于是他们在2019年又帮助孵化和投资了 “ 新一代有医学背书的中草药营养补充剂” 的创业公司Hilma。

Hilma的三位女性联合创始人。

Roman主打男性健康市场,Hilma从草本成分非处方药切入了女性健康的市场。三位女性联合创始人分别拥有MBA/咨询行业,零售/品牌营销,和健康医疗背景,在创建这个品牌之前他们也是从自己的需求出发,想找到中草药的营养产品但是却发现这一类产品都缺乏科学依据和临床实验的支持。于是他们想重新建立这类产品最高的标准,做行业调研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又用一年的时间建立品牌,开发产品以及启动了业内少有的临床实验。

PreHype的合伙人说Hilma的创始团队“ 对这件事非常有热情,也选择了一个更难走的路线去建立行业标准和专业的品牌形象,这是PreHype愿意投资他们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与他们三位工作非常有趣 ”。

在丹麦出生长大的PreHype的创始人Henrik Werdelin 既有着北欧人淡定自如的生活态度,但是在纽约这个大人才库里,他提到希望创造一个有趣的空间,与有趣的人一起创造有价值的公司。

如果你想了解这位创始人背后的思想体系,推荐在Medium上阅读他的一篇博客文章,介绍了他如何安排自己每天忙碌的工作,以及过好自己的生活,成为更开心幸福的人。

https://medium.com/@werdelin/the-quest-to-be-good-at-everything-898524cfc3f3

以上的几家venture studio公司,都是在2015年之前成立的,可以说是第一代引领这个领域的公司。而最近三四年又出现了几家与众不同的新 venture studio公司,其中已经有一定影响力的几家:

硅谷的

Obvious Ventures

DVx Ventures

纽约的

Human Ventures

Juxtapose

Redesign Health

Innovation Department

而在DTC品牌的大本营纽约市,出现了更多新型的基金,从资本到创业公司都在创新自己的商业模式。而纽约市丰富的互联网行业人才和创意营销行业的人才为新型的公司提供了最重要的基础。

反观国内,一些成功的公司也越来越像一个venture studio公司,比如饮料领域的元气森林和家居家电领域的小米。上次笔者在杭州,也了解到有几家具备产品能力和行业资源的公司,在采用入股合作孵化的形式,“流水线化” 创造新的公司,提供从资金,人才到行业核心资源。

延续这个话题,以及介绍另外几家新型的venture studio公司,我将会再写一篇文章。笔者认为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近似studio 模式的中小型公司,但是却能在一些规模巨大的行业里站在一个舒服的位子上拼杀和发挥。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也意识到“整个公司才是最好的产品”这句话的意思。

声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范阳”(ID:beingmorehuman),作者:范阳。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 全部评论(0)
最新发布的资讯信息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手机小号软件(手机版有什么软件可以悬浮窗应用?)(2020-08-14 17:02)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仿真模拟软件(电子仿真软件哪个好 )(2020-08-14 17:01)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三菱编程软件(三菱PLC哪些编程软件可以通用 )(2020-08-14 17:01)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学唱歌的软件(学唱歌软件哪个好?)(2020-08-14 17:00)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照片美化软件(美化照片软件哪个好 )(2020-08-14 16:59)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虚拟桌面软件(有什么虚拟桌面软件可以支持游戏的吗)(2020-08-14 16:58)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苹果录音软件(苹果必备免费语音软件 )(2020-08-14 16:57)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职业测评软件(常用的职业测评工具有哪些?)(2020-08-14 16:55)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手机录像软件(录制手机视频的有哪些软件?)(2020-08-14 16:54)
【网站/应用|软件系统】电视应用软件(电视都能装软件吗? )(2020-08-14 16:52)

统一客服热线

023-67897994

邮箱

1807586565@qq.com

客服QQ

1807586565

客服微信

18996274797
友情链接
联系客服
网站客服 联系客服
023-67897994
手机版

扫一扫进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