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按Ctrl+D收藏众星平台
帮助中心

众星平台

热门搜索: 挖矿源码    小程序开发    直播带货    星创课堂    商标转让   

元宇宙的车,迷你世界上不了

  • 时间:2021-12-22 11:13 编辑: 来源: 阅读:93
  • 扫一扫,手机访问
摘要:元宇宙有多火,沙盒游戏就有多卷。近日,一位虚拟偶像和一位音乐人,在迷你世界游戏里开了一场虚拟演唱会。从游戏大厅进入演唱会现场,50位玩家为一组,被空气墙“困”在中间的平台,平台周围的蓝色和紫色方块起起伏伏,像是跟随音乐律动

元宇宙有多火,沙盒游戏就有多卷。

近日,一位虚拟偶像和一位音乐人,在迷你世界游戏里开了一场虚拟演唱会。

从游戏大厅进入演唱会现场,50位玩家为一组,被空气墙“困”在中间的平台,平台周围的蓝色和紫色方块起起伏伏,像是跟随音乐律动的琴键,而花小楼以及一位音乐人的虚拟方块人形象分别站在外围的两个平台,机械地重复着几个动作,与玩家所处的平台之间隔着空隙,玩家能做的只有聊天、跳舞和挥舞手中的荧光棒。

这场与QQ音乐合作举办的演唱会,为其进一步敲开音乐元宇宙的门打了个样。虚拟音乐偶像借助元宇宙的东风,再次成为资本讲故事的焦点,令人好奇的是虚拟偶像的试错成本到底有多高?

2021年12月,虚拟主播鼻祖“绊爱”,在出道五年后发布隐退视频,表示“我已经不再特殊”。从登上卫视春晚的洛天依,到花西子的虚拟代言人,近期出现的虚拟主播柳夜熙更是“光速走红”,“出道”不到一个月,就收获数百万粉丝,相关词条#当元宇宙遇到美妆#一度登上抖音热榜第二名,这是元宇宙概念催生的新风口,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恐怕想象不到,曾经的小众文化如今已经逐渐走入大众,曾经略显孤独的道路也开始变得拥挤。

做为沙盒游戏代表之一的迷你世界,本次打造虚拟音乐偶像意欲何为?借着元宇宙爆火,迷你世界的元宇宙生意,仅仅是门IP生意?

01在虚拟世界开一场沉浸式演唱会

随着元宇宙概念兴起,虚拟演唱会成了“走进”元宇宙的形式之一,早在2021年5月的更新中,迷你世界就为进化成“迷你宇宙”铺路,本次演唱会似乎也是从虚拟演唱会入手,探索“音乐元宇宙”的道路。

或许为了照顾未成年人玩家,本次活动的时间特地被定在12月10日-12日,即周五以及周末的晚上20:00-21:00。从游戏大厅进入演播厅,首先看见的就是像素风格的国风赛博建筑,绚丽的灯光打在舞台上,配合歌曲不断变化,俨然是传统的演唱会舞台风格。

游戏玩家选择回城可以离开这一场景,跟随不同的音乐进入到四合院、城楼、江南小镇、荒漠、太空等场景,与《堡垒之夜》的演唱会有异曲同工之妙,玩家可以在其中自由活动,但无法对场景进行交互行为,花小楼与合作音乐人的方块人形象依旧在其中,但同样只是重复设定好的动作。

相较之下,以往其它平台的虚拟演唱会或许更令观众有“沉浸感”。

炸裂的音效配上绚丽的特效,各式各样的虚拟人物在玩家的操控下群魔乱舞,这是2020年4月美国著名说唱歌手Travis Scott联合《堡垒之夜》开的一场电音演唱会,超1230万名玩家参与其中。歌手的形象为一个巨大的虚拟人,跟随音乐节奏不断舞动,动感十足,同时为配合演唱会效果,游戏中的地图环境也跟随音乐不断变幻,穿越到未来,再下潜入海底,为玩家提供一场跨越时间、空间的沉浸式演唱会。

2021年11月19日,著名歌手贾斯汀·比伯也通过虚拟音乐平台Wave举办了一场虚拟演唱会,并献唱了自己的最新专辑。借助虚拟平台,这场演唱会的环境分外华丽,金色麦田和阳光的组合,更能凸显歌曲的内涵,观众赠送的礼物以不同颜色的花朵呈现在画面之中,这是传统线下演唱会难以达到的画面效果。贾斯汀本人也通过依靠动作捕捉技术,实现本人与虚拟形象同步演出。

而迷你世界的这场演唱会,更像是一场开在游戏中的线上音乐会,与其它平台举办的虚拟演唱会相比,互动性略差。

近两年虚拟偶像的市场不断扩大,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将超过60亿元,且市场增速不断加快,虚拟主播逐渐大众化,也走出不少与真人歌手热度相当的知名虚拟偶像,迷你世界加入其中并不突兀。

在此之前,迷你世界的虚拟人物花小楼已经是一个较为成熟的IP,在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开设账号,发布多首原创歌曲,全网粉丝累计超千万。以花小楼为主,迷你世界还创作出一系列虚拟人物IP,开发出一系列周边产品,包括盲盒、手办、文创等,甚至上线广播剧、动画等文化产品,企图打造自己的世界观,让迷你世界“进化为”迷你宇宙。

02“花小楼”的生意有多香?

“花小楼”的生意对于迷你世界来说,最主要的目的或许并非是盈利。

迷你世界对花小楼的设定就是一名偶像歌手,除潮玩周边以外,还谨遵人设发布过多首单曲以及歌舞视频,也曾多次出现在直播节目中。当虚拟人物“动起来”,出现在镜头中时,所需要的资金投入不容小觑。

以近期大火的柳夜熙为例,她被定义为2.5次元的人物,游走在虚拟和真实之间,在视频中与真实演员的配合也毫无违和感。但这样的真实感源自其背后超过百人的运营团队,大部分都是来自电影行业的精英人士,前期经历过近四年的沉淀,项目整体投入资金超过百万。

花小楼作为二次元形象,虽然成本将会大幅降低,但精美程度略有不足,在其视频评论区,有不少网友发出质疑,认为花小楼的建模与其它虚拟主播非常相似。

从变现渠道来看,哪怕经过长期孵化后,拥有一定粉丝基础的虚拟偶像,变现渠道也较为有限,主要是直播打赏以及周边产品销售等,且大部分能够实现盈利的都是前期有一定人气积累的虚拟人物形象。

据虚拟数字人公司创幻科技CEO陈坚透露,直播普遍占到国内Vtuber收入的90%乃至100%。但由于直播平台、中之人分成、团队运营费用、技术制作成本等,一个月几万流水的主播也只能勉强维持收支相抵。

花小楼在迷你世界诞生之初,就作为一个入门NPC存在于游戏之中,大量玩家对其有一定的好感度,拥有较好的粉丝基础,同时迷你世界曾以花小楼为主角,推出过三部相关动画,这也使花小楼在正式成为一个虚拟偶像之后迅速得到关注。

作为一个能够举办演出活动的虚拟偶像,无疑已经站在了金字塔顶尖的位置,但虚拟偶像的演唱会恐怕并不容易实现盈利。2017年6月,虚拟偶像洛天依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首场线下演唱会,依靠光电技术的演唱会得到粉丝的热烈追捧,500张内场票在3分钟内售罄,抢票激烈程度不亚于真人明星。据悉,洛天依的一场线下演唱会成本大概在2000万元左右,其经纪团队表示通过演唱会并未收回全部成本。

但在游戏中,这一成本无疑大幅度降低,但无需门票意味着盈利需要另辟蹊径。以《堡垒之夜》的演唱会为例,会在活动结束后上架一系列演唱会相关的周边产品,包括潮牌衣物、模型玩具、联名专辑等。

然而虚拟偶像的生意也有一定风险,尤其是“中之人”与虚拟偶像之间的关系,一旦出现问题,虚拟偶像的IP或许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2021年12月4日,虚拟主播“鼻祖”绊爱宣布将于2022年的演唱会后无期限停止活动,其中缘由除了绊爱自己提出的“我已经不再特殊”以外,或许也像不少绊爱粉丝认为的那样,与当年的分身事件有一定关系。

2019年,绊爱的运营方因于初代“中之人”春日望产生纠纷,启动了“四个绊爱”企划,将中之人变为一个4人团队。这一企划遭到粉丝的强烈抵制,绊爱自诞生以来的快速涨粉趋势也戛然而止,直到废除这一企划后,她的人气才逐渐回升,但此时的绊爱已经错过了2019年虚拟主播高速发展的班车。

但我们依旧不可否认,虚拟偶像确实是一门好生意,除了盈利,对于迷你世界来说,更重要的作用恐怕还是扩大影响力。

自花小楼IP出现,就与国风结下不解之缘,曾多次出现在迷你世界与其他平台联合推出的国风节目中,本次演唱会也再次与国风歌手合作,或许是希望依靠国风吸引到更多年轻玩家,打破自己长期以来的“低龄化”形象。

实际上,自迷你世界诞生以来,就一直被指抄袭《我的世界》(即MC),不少MC玩家自发对两款游戏进行分析比较,摆出迷你世界抄袭的证据,2020年底与网易的官司更是让其抄袭行为板上钉钉,也正是因此,迷你世界的口碑一直不佳,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对版权分外重视的B站中。

从花小楼的粉丝量来看,在抖音、快手粉丝量均超400万,而在B站的粉丝量甚至不到6000。在花小楼的视频评论区,氛围与其他迷你世界的相关视频也有较大区别,并没有很大的恶意,反而有不少网友发出“很好看,就是生错了游戏”之类的感慨。

花小楼相关视频与迷你世界相关视频的评论区内容对比

未来花小楼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或许能够帮助迷你世界挽回一部分形象,吸引到更多新玩家。

03迷你世界难成元宇宙

从虚拟演唱会到元宇宙,差的不止一两步,迷你世界“音乐元宇宙”的梦想,或许也仅仅是一个口号。

目前,大量玩家对元宇宙虎视眈眈,尤其是沙盘游戏们,玩家的自由度非常高,游戏能够提供的创作空间也很大,与元宇宙的概念天然适配。但仅在此范畴中就有Roblox、我的世界等全球知名的游戏,迷你世界在其中的竞争力并不大。

从内容来看,迷你世界拥有大量来自其它游戏的核心元素,据2020年底与网易的官司结果,迷你世界近300个核心元素均涉及侵权。但从目前的游戏内容来看,迷你世界似乎并未按照判决结果,对游戏中的267个核心元素进行删除,而是仅在原有基础上对这些元素进行修改,让画面更偏Q版。

这不禁让人对迷你世界的技术能力产生疑问,未来迷你世界是否能够凭借自身原创技术,提供一个能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平台,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此外,迷你世界的盈利能力也令人担忧,其玩家群体更偏向于低龄,曾有数据统计,成人玩家仅占9%,然而低龄玩家的付费能力可能并不强,如《摩尔庄园》的未成年人充值金额的比例只有0.14%,而腾讯在财报中披露,未成年人玩家对游戏营收的贡献仅3.2%,以此来看,迷你世界的盈利能力或许更弱一些。

同时,迷你世界本身就主打“低门槛”的标签,对设备的低要求确实能够吸引到更多玩家,据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2021年5月迷你世界的月活达到5000万,而三个月后落地的防沉迷新规,到底对迷你世界的“繁荣”造成了多大影响,目前并未有相关数据。

但腾讯未成年人保护体系负责人、用户平台部总经理郑磊表示,据腾讯在三季度披露的数据显示,国内未成年人游戏流水占比下降至 1.1%,比较去年同期4.8%下降了3.7%,或许我们能够从中窥探出,防沉迷新规对未成年玩家群体的影响之大。

而对设备的低要求也同时意味着游戏体验也不应有太高的要求。以《我的世界》为例,游戏能够搭载的MOD(即游戏增强程序,能够对游戏内道具、环境等作出添改。)有上万款,游戏的材质包更是多种多样,曾有玩家戏言,MC的游戏画质由电脑配置决定上限,游戏内容由玩家决定上限。而迷你世界的材质包仅有两款,Q版的画面风格似乎注定这将是一款偏低龄化的游戏。

从房屋建筑到基建模型,沙盘游戏让玩家的想象力不受限制,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甚至全球范围内有多所学校决定在MC游戏中举办毕业典礼,2020年6月,浙江大学也通过游戏举办了毕业派对,为2020届同学们的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学院在MC游戏中举办的毕业典礼

在沙盘游戏中,我们窥见了元宇宙的雏形,迷你世界的下一步大概也将会如MC一样,成为一个为玩家提供虚拟场景的平台,但受到技术以及硬件设施的限制,目前的迷你世界或许踏踏实实做好IP生意更加靠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作者:柠檬,编辑:月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全部评论(0)
最新发布的资讯信息
【计算机/互联网|】元宇宙还教不会区块链赚钱(2021-12-28 10:27)
【创业/圈子|】为什么97%的科学家创业都失败了?(2021-12-28 10:24)
【计算机/互联网|】2021年最火元宇宙:各种“元人”蹭热点,满屏20厘米涨停(2021-12-27 16:32)
【创业/圈子|】跑路、破产、回国,外国来华创业者梦碎2021(2021-12-27 13:35)
【创业/圈子|】连续在物联网领域创业,两位MIT学霸收获135亿美元IPO(2021-12-24 09:40)
【创业/圈子|】估值3000亿,资本投出了这家全球第五大独角兽(2021-12-24 09:38)
【计算机/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大佬隐退简史(2021-12-23 10:39)
【百科知识|】年终工作总结怎么写?最全攻略看这里(2021-12-23 10:02)
【计算机/互联网|】元宇宙的车,迷你世界上不了(2021-12-22 11:13)
【计算机/互联网|】抖音团购唱戏,大众点评拆台(2021-12-22 10:15)

统一客服热线

023-67897994

邮箱

1807586565@qq.com

客服QQ

1807586565

客服微信

18996274797
友情链接
联系客服
网站客服 联系客服
023-67897994
手机版

扫一扫进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