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按Ctrl+D收藏众星平台
帮助中心

众星平台

热门搜索: 挖矿源码    小程序开发    直播带货    星创课堂    商标转让   

企业风投,也许并不适合你的公司

  • 时间:2022-09-20 10:37 编辑:胡歌 来源: 阅读:99
  • 扫一扫,手机访问
摘要:传统上,初创企业一直着眼于三个主要的资金来源:风险投资公司(VC)、天使投资人和家族理财室。然而,近年来,第四种选择越来越受欢迎:企业风险投资基金,或称CVC。2010年至2020年期间,CVC的数量增长了六倍多,超过了4000家,这些CVC在2

传统上,初创企业一直着眼于三个主要的资金来源:风险投资公司(VC)、天使投资人和家族理财室。然而,近年来,第四种选择越来越受欢迎:企业风险投资基金,或称CVC。2010年至2020年期间,CVC的数量增长了六倍多,超过了4000家,这些CVC在2021年上半年签署了2000多笔交易,价值790亿美元,超过了以前所有的年度统计数字。 

这些企业投资者不仅提供资金,而且提供获得资源的途径,比如可以作为市场验证者和客户的子公司,营销与发展支持,以及可靠的现有品牌。然而,在提供这种附加价值的同时,CVC也会带来一些风险。为了探索这些权衡,我们与市场情报公司Global Corporate Venturing合作,对CVC的环境进行了深入的定量分析,并与创始人和CVC高管均进行了一系列定性访谈。 

我们发现,在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期间投资的4062家CVC中,超过一半是第一次做这件事,只有48%在投资时已经运营了至少两年时间。换言之,如果你现在正在考虑某一CVC合作伙伴,很有可能你的潜在投资者几乎甚至根本没有进行类似投资及支持类似初创企业的经验。经验更丰富的CVC有可能带来创始人可能期望的资源和可靠性,而相对的新手可能连对风险投资规范的基本了解都难以做到。 

事实上,在一项对全球CVC高管的调查中,61%的人表示,他们觉得其母公司的高管不了解行业规范。此外,由于其母公司的业务需要,许多CVC也可能比传统VC更迫不及待地追求快速回报,这可能会妨碍他们向所投资的初创企业提供长期支持的能力。此外,如果其他现有投资者未参与进来,即使是有耐心的资深CVC也会带来问题。正如我们访谈过的一位创始人所解释的那样,“我们不得不拒绝一家CVC,因为我们的现有投资者认为接受他们会稀释退出回报,并导致对最终退出产生负面看法。” 

显然,CVC可能成败难定。创业者如何才能判定企业融资是否非常适合他们的初创企业,如果适合的话,应该选择哪家CVC?第一步是确定你在考虑的CVC的核心目标是否与你的需求一致。广义上讲,CVC可以分为有着四种不同目标的四种类别:战略型、财务型、混合型或过渡型。

四种类型的CVC

战略型CVC优先考虑直接支持母公司发展的投资。比如,汉高风险投资公司(Henkel Ventures)明白表示其重点是战略投资而不是财务投资。“我们不认为作为一家财务型CVC可以增加价值,”汉高德国企业风险投资负责人保罗·巴瓦伊(Paolo Bavaj)解释道,“我们投资的动机纯粹是战略性的,我们冲着长远目标而来。”同样,联合利华风险投资公司(Unilever Ventures)明确地优先考虑那些对这家消费品巨头的现有业务形成补充的品牌。 

这种方法对于需要长远眼光的初创企业很有效。比如,纳米技术初创企业Actnano的CEO泰穆尔·艾哈迈德(Taymur Ahmad)向我们表示,他之所以选择了CVC而不是VC投资者,因为他认为他需要“耐心的、战略性资本”来指导他的企业穿越一个满是供应链挑战、监管挑战和技术挑战的行业。 

相反,财务型CVC明摆着受投资回报最大化的驱动。这些基金独立于其母公司而运作的程度通常大得多,其投资决策优先考虑财务回报,而不是战略协调。财务型CVC仍然与母公司有一定的联系,但战略合作和资源共享的局限性大得多。正如丰田风险投资公司(Toyota Ventures)的创始董事总经理吉姆·阿德勒(Jim Adler)所言,“财务回报必须优先于战略回报。” 

财务型CVC通常很适合那些与母公司的使命共性较少的初创企业,以及/或者从母公司所提供的资源中获益较少的初创企业。这些初创企业一般只是在寻找财务支持,而且他们通常更乐于将对其财务业绩的评估当成是最重要的评估。 

第三类CVC采取了一种混合方式,在优先考虑财务回报的同时,仍然为其投资组合公司增加可观的战略价值。混合型CVC通常与母公司保持较松散的联系,以实现更快的、以财务为动因的决策。不过,他们仍然确保在需要时提供来自母公司的资源和支持。 

虽然某些初创企业会受益于纯粹的战略或金融CVC合作伙伴,但混合CVC通常具有最广泛的市场吸引力。比如,高通风险投资公司(Qualcomm Ventures)为其投资组合中的初创企业提供了大量与其他业务部门合作的机会,以及获得一系列技术解决方案的机会。它不受到来自母公司的短期财务回报要求的制约,这让CVC在支持其投资时能够采取更长期、更具战略性的眼光。与此同时,高通风险投资公司仍然重视财务回报,自2000年成立以来,已经实现了122次成功退出(包括二十四家独角兽——即,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正如副总裁卡洛斯·科克龙(Carlos Kokron)所解释的,“我们参与其中是为了赚钱,但也是为了寻找属于这一生态系统的初创企业......我们在产品运作或入市运作上可以帮助的初创企业。” 

最后,一些CVC正处于战略、财务以及/或者混合方式之间的过渡阶段。随着整个投资者格局的不断发展和演变,对创业者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是要注意这些过渡型的CVC,并确保他们了解今天与之交谈的潜在投资者明天可能会发生转变。比如,2021年,波音公司宣布,为了吸引更多的外部投资者,它会将其战略型CVC部门分拆为一个更独立的、以财务为中心的基金。

选择合适的匹配对象

一旦你确定了自己是希望与战略型CVC、财务型CVC或介于两者之间的类型合作,你可以采取几个步骤来判定某一具体的CVC是否非常适合你的初创企业。 

探究CVC与其母公司之间的关系。创业者应该首先与母公司的员工进行交谈,更多了解该CVC的内部口碑、其在母公司组织中的关系以及母公司对其风险投资部门提出的关键业绩指标(KPI)或期望。对于寻求不附带任何条件的资本的创始人来说,一家在KPI中要求CVC和母公司之间频繁进行知识转移的公司可能不是最佳选择——但对于寻求事必躬亲的企业赞助商的初创企业来说,它可能是完美的选择。 

为了解CVC和母公司之间的关系,要问一些问题,探讨该CVC在内部成功传达其愿景的程度,与母公司各部门联系的广度和深度,以及该CVC是否能够提供你需要的内部关系网。你还应该询问母公司如何衡量该CVC的成功,以及预计会有哪些类型的沟通和报告。 

比如,航空初创企业峰飞航空(Autoflight)的CEO田瑜解释了与整个企业的员工进行深入访谈对于指导他决定推进与某一CVC合作的重要性:“我们与投资团队、我们所关心的业务团队的关键员工举行了会面,并对合作进行的方式产生了认识。这若干系列的投资前会面真的提高了我们的信心水平,相信该CVC关心我们的项目,而且会帮助我们加速我们的旅程。” 

确定CVC的架构和预期。一旦你确定了CVC在其大组织中的地位,十分重要的事是要深入研究该CVC本身的独特架构和预期。它是独立决策,还是与母公司紧密相连,或许在公司战略或发展部门的保护伞下运作?如果是后者,该CVC意图支持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它的决策过程是什么,不仅是选择投资的过程,而且还有让投资组合公司获取内部关系网和资源的过程?该CVC通常对其投资组合公司持有多长时间,对退出时间表及结果有什么期望? 

比如,在Healthplus.ai的创始人及CEO巴特·海尔茨(Bart Geerts)深入研究了某一潜在CVC投资者的预期后,他最终决定拒绝这笔资金:“我们觉得这限制了我们未来的退出选择,”他解释道,并补充说,CVC可能比VC更官僚,对他的企业来说,进入更大市场的机会等好处不值得换取这些缺点。 

与你能够交谈的每个人对话。归根结底,人是任何潜在交易中最重要的要素。在推进与某一CVC投资者合作之前,请确保你有机会与该CVC和母公司的主要高管交谈,以了解他们的愿景和文化。与该CVC现有的一两家投资组合公司的CEO交谈也很有帮助,可以了解到你原本可能无法发现的问题内幕。 

诚然,在投资者典型的尽职调查过程之外要求会面有时会让人感到不快——但这些对话可能十分关键。比如,一位企业家解释称,他们的团队“很喜欢一位潜在的CVC投资者的推介,我们的战略目标和他们的战略目标之间似乎非常匹配。我们与这家潜在CVC相处得很好,但与董事会的会面(这并不是我们原本打算履行的过程的一部分)是一次大开眼界的经历,因为他们的问题凸显了该公司规避风险的特质。我们没有继续进行这项交易”。不要害怕超越宣传中提供的内容并向潜在的合作伙伴提出苛刻的问题。 

随着CVC越来越普遍,创业者除了传统选择之外,还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企业融资机会。这些投资者可能以资源和支持的形式带来巨大的价值——但并非每一个CVC都适合每一家初创企业。为了建立成功的伙伴关系,创始人必须确定CVC与其母公司的关系、指导其决策的架构和预期,最重要的是,他们与相关关键人物在文化和战略上的一致性。

尼古拉斯·索瓦热(Nicolas Sauvage)克劳迪娅·蔡斯伯格(Claudia Zeisberger)莫尼沙·瓦拉丹(Monisha Varadan)| 文

尼古拉斯·索瓦热是TDK风险投资公司(TDK Ventures)的总裁,该公司是总部位于日本的电子制造商TDK公司的企业风险投资(CVC)部门。克劳迪娅·蔡斯伯格是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的创业学及家族企业学高级客座教授,也是该校全球私募股权计划的创始人和联合学术主任,著有《精通私募股权》(Mastering Private Equity)和《行动中的私募股权》(Private Equity in Action)。莫尼沙·瓦拉丹是谷歌的一名企业风险投资者。她领导的合作团队在亚太地区推出了谷歌助手(Google Assistant)和谷歌形象产品等创新产品,现在正在领导Chrome浏览器在隐私方面的工作。

时青靖 | 编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哈佛商业评论”(ID:hbrchinese),作者:HBR-China,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全部评论(0)
上一篇:已是第一篇内容
下一篇:今晚,鲍威尔艰难选择:市场崩,还是经济崩?
最新发布的资讯信息
【百科知识|微信开发】微信悄悄更新了这几大功能(2022-09-30 11:33)
【计算机/互联网|】字节跳动又做了一个独立站,这次能抢到SHEIN蛋糕吗?(2022-09-30 11:32)
【百科知识|】资深私域运营必知的100个专业名词(2022-09-29 14:09)
【计算机/互联网|】这里有一份“十一”宅家指南,请查收(2022-09-29 14:02)
【计算机/互联网|】开源要正式写进法律了?(2022-09-28 09:32)
【金融/投资|】加速下跌,英镑还有多久跌破美元平价?(2022-09-28 09:31)
【计算机/互联网|】美团转舵?(2022-09-27 10:45)
【计算机/互联网|】那些快乐的人从来不会做这4件事(2022-09-26 14:07)
【金融/投资|】初创品牌拿到千万融资,今年这个赛道火了(2022-09-26 14:06)
【计算机/互联网|】阿里、美团、京东、拼多多:都认命了?还得搏“大运”(2022-09-24 11:30)

统一客服热线

023-67897994

邮箱

1807586565@qq.com

客服QQ

1807586565

客服微信

18996274797
友情链接
联系客服
网站客服 联系客服
023-67897994
手机版

扫一扫进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