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按Ctrl+D收藏众星平台
帮助中心

众星平台

热门搜索: 挖矿源码    小程序开发    直播带货    星创课堂    商标转让   

玩梗、“史低”、标题党:流量时代的游戏视频创作

  • 时间:2022-11-08 10:09 编辑:胡歌 来源: 阅读:169
  • 扫一扫,手机访问
摘要:刺激银紫最初看见视频突破10万次播放时,内心极度亢奋。“这太离谱了,感觉根本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强烈的喜悦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感到有些头晕,脚下也轻飘飘的。他开始怀疑一切是否真实,但跳动的数字不断地提醒他,这真的发生了。

刺激

银紫最初看见视频突破10万次播放时,内心极度亢奋。“这太离谱了,感觉根本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强烈的喜悦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感到有些头晕,脚下也轻飘飘的。他开始怀疑一切是否真实,但跳动的数字不断地提醒他,这真的发生了。

银紫是B站播主“阿银阿紫叫银紫”,他从没想过会同时有几百人在观看他的视频。视频下方标注着在线观看的人数,先是300人,很快就超过了500人,后来视频被算法筛选,推到了网站更显眼的位置上。视频的标题是《男孩出车祸后,母亲将南瓜装在头上孩依旧照常生活?》(原文如此)。

银紫不断地刷新视频,他被一种奇怪的魔力驱使,只想关注视频下面那小小的一行字——“×××人正在看”。数字越大,他越兴奋。

“我一直点一直点(视频),从早上吃饭点到中午,下午有时间我又点,一点开我就高兴。”他语气欢快,“就像仓鼠实验。一点开,哎呀,真好看。”

银紫的直播画面

选择

“爆款”视频让银紫“第一次尝到了甜头”。在这件事之前,他的视频主要集中在ACG内容的二次创作上。具体来说,银紫会把录制的视频素材配音和再剪辑,表达与原作不同的主题。

银紫做过一个5分钟左右的视频,通过剪辑游戏片段,表达他对于传媒影响大众思想的担忧。他把大众比喻为洪流里的一片浪花,看似无害,但是随声附和者汇聚在一起,就有了动摇社会根基的力量。文案风格欲说还休,剪辑节奏快,镜头也很零碎,颇有些意识流的味道,而解说词的语气让人想到姜文的电影。银紫把标题定为《何罪之有》——这是一个反问句,实际上他的意思是,坏事发生后,每一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视频取材的游戏叫做《我们的所见会塑造我们》(We Become What We Behold),本身也是一个尝试讨论新闻的社会影响的游戏

视频的评论区里反响还算热烈,有人指出,这就是社会学领域里经常讨论的“暴民心态”(Mob Mentality),意思是“人类为了随风逐流,丧失自我意识的行为”。

“拥有绝对力量的人会利用人的本能,恶意地报道、传播,使人们跟随这位拥有力量的人走一样的路。无论多么残忍、无情,都会因此而被人所无视。”一位观众分享了他的感悟。

浏览几十条评论,除了讨论,还有一些替他鸣不平的声音:“这样好的视频怎么不火?”

视频的播放量最终停留在3000次——这个数字很难让任何创作者满意。传播不力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曲高和寡;又比如,视频封面只是一张很简单的图片,黑底白字写着“何罪之有”,过分朴素了,标题也没有夺人眼球的效果。“这就是做了一个艺术类的东西,结果很失败。”银紫说。不过在心里,他很喜欢这个视频,“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

银紫把后来做出超过10万次播放的视频归因于偶然,但其实很容易看出来,他在尝试另一种风格。《男孩出车祸后,母亲将南瓜装在头上孩依旧照常生活?》——标题要素很多,视频内容也更贴合大部分网友的兴趣点——足够血腥,足够猎奇。点开视频后,你会发现这是一款恐怖游戏的推荐。

获得数据上的成功后,银紫继续按照这条路走了下去。他逐渐减少了二创视频的数量,增加了类似“南瓜头”的有话题度的游戏推荐,并且频繁在标题中使用惊叹号和抓人眼球的词语。视频的播放量随之增长,从10万到50万,最后飙升到200万。大数据时代遵循等价交换的法则,创作者替数据考虑,也会得到相应的回馈。

目前银紫播放量最高的几个视频

百万级和千百级的播放量,你会选择哪一个?这是今天几乎所有内容创作者面临的问题,银紫做出了选择,其他的所有人也是。

热情

“B菌电磁炮”也是一位B站播主。B菌读中学时,很喜欢看“纯黑”和“黑桐谷歌”等人的视频。在这类视频中,作者会把游戏实况经过再剪辑,配上片头、片尾和字幕,做成类似剧集的“攻略解说”。B菌当然更喜欢亲手玩游戏,不过那时游戏主机不如现在普及,拥有一台高端电脑对普通学生而言也近乎奢望。

视频等于是游戏的替代品。B菌通过游戏视频接触了大量PS2、PS3世代的游戏,他尤其偏爱攻略解说的视频类型。因为许多单机游戏画面好,剧本也优秀,视频作者有充分的空间借用电影化的镜头语言重构游戏,让观众既像是在玩游戏,又像是在欣赏一部大片。这样的视频曾经是游戏圈子里的主流,作者为了视频的精彩度和流畅度,会花很多心思钻研“怎样漂亮地通关”,最后表演近乎完美的操作。

B菌对这类视频很着迷,后来有了条件,他开始自己做类似的视频。“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他们做,我也想做。”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视频是《战神3:重制版》的。他尤其记得一个和观众互动的细节——在视频中,他会用通俗的话向观众科普游戏背景和设定,比如,赫尔墨斯是“快递小哥”。每当他开这样的玩笑,弹幕里就飘过一片“2333(笑声)”。

B菌把自己通关游戏的风格叫做“人妻式”,意思是他会精打细算地利用资源,并且要找到所有的可收集物品。“战神”系列里的很多道具存放在箱子里,箱子又散落在地图中,他每打开一个,就有观众发弹幕,调侃他是“开箱狂魔”。B菌说,这种看似细微的互动,实际上能给他带来巨大的满足感。

“播放量还可以,我也蛮喜欢的,而且这是第一次有很多观众在和我互动。”他说,“感觉自己做的东西得到了观众的回应。”

B菌录制的《战神3:重制版》视频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B菌告诉我,他做视频的动力有两点,一是对游戏的热爱,二是有人喜欢他的视频。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花在视频上的时间越来越长,播放数据反而越来越差。2018年,圣莫妮卡工作室重启了“战神”系列,B菌抱着极大的热情制作了一系列“人父向”攻略解说,播放量大约只有《战神3:重制版》的十分之一。

B菌把攻略视频遇冷的原因总结为“时代变了”。随着游戏机重新进入国内市场,只要有意愿,玩家就可以比较轻松地玩到大型单机游戏,也就是说,玩单机游戏不再是一件稀罕事了。也有可能是观众的习惯不一样了,互联网上频繁爆火的短视频只要几十秒,整块时间被切成零散的碎片,半小时一期攻略视频时间显得太长,愿意看的观众也越来越少。

“数据非常差,我基本上只是在‘自嗨’了。”B菌告诉我,为了让观众能有流畅的观看体验,他需要反复练习,为了录好素材,同样的关卡他可能会尝试上百遍。可是用心制作的视频几乎没人看,在最后几期攻略视频里,零星的几条弹幕从屏幕上方飘过,也没有人接话。评论区里几乎没有观众讨论。B菌心想:“做攻略死路一条。不想做了。”

转型

今天,B菌已经在B站拥有超过35万粉丝,在他的个人主页里,把视频按照播放量排序,从高到底,最多的超过了400万次,接下来是几个播放量在100万左右的视频。其余大多数视频的播放量在30万上下浮动。

换句话说,B菌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播主了,不过他已经不再做攻略解说,目前视频的内容集中在推荐Steam平台的打折游戏上,时长大多在5分钟以内,以快速口播的方式,向观众介绍近期促销的游戏——“史低推荐”!视频封面几乎都是游戏价格的截图,用红圈勾出折扣力度,醒目的黄色和红色大字体在旁边标明“神作”“骨折”或者“白嫖”。最后,用巨大的惊叹号结尾。

视频网站上还有不少播主在制作类似的视频。如果你在B站搜索“Steam”,算法会为你自动填词“游戏推荐”。顺着它搜索,就会出现一大批同类视频。

类似的封面,类似的字体

这些视频像是批量生产的复制品,但无法否认的是,它们的数据都还不错。播放量多则百万,少则数万。基于网站的推荐机制,一般来说是视频播放量突出在先,后来才得到算法的青睐,被推至首页。所以,也可以说,如今观众的口味就是如此。

B菌的经历直白地反映出了“史低推荐”能够提升多少播放量。他在决意丢下攻略解说后,做了一期“值不值得买”的视频,为当时最有话题度的游戏《圣歌》提供购买建议。视频的标题是《〈圣歌〉这‘破’游戏值得买吗?我来告诉你!》播放量是18.9万,而他一周前发布的《皇牌空战7》攻略解说播放量勉强超过1700次。

B菌随后发布了一系列视频,标题也逐渐有了模板——“×××(游戏名称)值得买吗?我来告诉你!”只要瞄准热门游戏,视频的播放量就能超过10万次。巨大的数据反差好像在嘲笑他曾经的幼稚——没有人在乎用心制作的内容,在“流量密码”面前,自我表达只会输得一塌涂地。

坚持

B菌做游戏攻略解说的日子持续了5年,他从2015年开始在B站发布视频,第一期的题材是《教团1886》,最后一期攻略解说是2019年发布的《皇牌空战7》。更新频率最高的时候,他每个月都能打通一个游戏,做出好几期攻略解说视频。

那是一段几乎没有回报的日子,游戏视频不能给他带来收益,现实生活中,他的家庭条件也不算好。大二时,B菌开始做兼职,用课余时间在教培中心教钢琴。按照培训机构的规定,收益由教师和机构对半分,一节课七八十元,他每月能挣1000多。

买游戏和录制设备要花不少钱,很难想象没有物质支持,一个人全仍凭热情就把一件事坚持了5年,但B菌说,游戏和音乐是他最喜欢的东西,他想把爱好当作事业。当时他已经能靠音乐挣钱了,也迫切地想通过玩游戏赚钱。

“因为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地玩游戏了,没有人会说我颓废。谁来质疑,我就告诉他,我能靠这个挣钱。”对大多数人来说,把“能够获得经济收益”作为玩游戏的理由,已经非常充分。

可是,靠玩游戏赚钱很难。“前4年都是一个做梦的状态。”B菌把做攻略解说的日子比喻成一场梦境,按照他的说法,当时他对自己没有清晰的认识,对现实也没有做出合理的判断。只凭着喜好和一腔热血。“一边兼职上课,一边做视频,同时还告诉自己:‘这样一定能挣钱,我一定能成为下一个纯黑和黑桐谷歌’。”

“就像在骗自己。”他说。

B菌在放弃攻略解说前,写了一段日记。他想在转型前,既给粉丝,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他把日记发在了B站的个人主页上:“生活对我的摧残与压迫致使我不得不去关注视频的数据与收益……这样的数据不足以让我继续去制作内容,我也已经不知道该制作什么样的内容,因为始终是自娱自乐,自己满足自己,自己做给自己看。”

B菌告诉我,他挣扎过,也痛苦过。出于某种他也解释不清楚的原因,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他还是把这段日记一直保留在主页上。日记快结束前,他写道:

“是时候说再见了。最终向生活妥协的我,只能狼狈地终止攻略视频的制作,把精力投入到其他内容中去。再见,感谢你们的支持,希望以后能再次相遇。”

B菌在日记里用了这张配图,文章标题是《站在现在,我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乐观

银紫目前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他今年20岁,本来应该读大二,但不久前决定花一年时间全力做视频,努力试试,看能不能闯出一条路来。

银紫习惯提前对未来做出规划。他告诉我,高考填志愿时,他就决定把“做视频”作为未来的工作。为了实现目标,他决心离开家乡黑龙江。最合适的地方是上海,但他的分数没有达到理想的大学的录取线,最后选择了江苏常州的一所大学。

南方的媒体环境比东北更具优势。银紫坐在开往江南的火车上,在脑海中幻想,自己要是“火”了,就会去参加颁奖仪式,也会出席各种商业活动。要是他住在黑龙江,每次坐飞机就要花很长时间。

银紫还没有过上需要经常乘坐飞机的繁忙生活,但这样的日子清晰地标注在他的蓝图里。“我要在2025年成为B站的‘百大Up主’!”银紫中气十足地告诉我,他脑海中有几个想要尝试的新视频,都是不同的风格。他打算逐步落实这些计划,并且努力说服自己,这些灵光一闪一定能为他带来成功。

银紫告诉我,他来自一个“非常偏远的农村”。高二那年,他突发奇想,想和妈妈一起去看北京。他们买了两张火车站票,先到哈尔滨,再转乘另一趟车。到了北京,他带着妈妈在大城市里闲逛,“就一个小青年,第一次到了北京”,但他告诉我,他没有迷路,他领着妈妈,清楚地去到了所有他们想看的地方。自那以后,无论是母亲,还是他,都相信他能够达到想要的目标。

现在,银紫的生活正在按照计划进行。他从学校搬出来,租了一间房子。做视频带来了不错的收益,让他能支付房租,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他不必再向家人拿钱,全凭自己在外面闯荡。经济的独立让他自豪,但另一方面,变现的需要意味着他必须更加关注视频的数据。

数据的好坏和多种因素有关,不过,对作者来说,最直接的做法是取一个引人注目的标题,再配上同样吸引眼球的封面。银紫每次做视频时,会花上很长时间考虑怎样选择标题和封面。

最常用,也最容易获得高播放量的封面是Steam上玩家评论的截图。普通的评论没有卖点,银紫需要找到最讽刺、最有趣、最耸人听闻和最哗众取宠的“金句”。银紫说,有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评论,他就会自己想出有爆点的评论,发布,截图,存作封面。

“就是‘标题党’呗。直接说,我没事儿。”银紫告诉我,“想要一个好的播放,这有啥好隐藏的。我就想要高播放。”说完,他又咯咯地笑了。

银紫也做过Vlog,讲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在我看来是很真挚的自我表达

独特

受流量青睐的视频类型是有限的,相比之下,想要凭借视频走红的作者太多。“僧多粥少”的情况,让视频作者不得不考虑自己与其他人的区别。

视频作者“兔头魔王”也在制作Steam史低游戏推荐,他告诉我,推荐不同的游戏,可以体现视频作者的独特性。

“大部分游戏都是我自己玩过的,然后可能会融入一些我自己对游戏的看法和理解,也就成为我推荐的理由。”在他看来,游戏推荐不仅是投机的“流量密码”,还是一个潜力巨大的视频类型。他作为一名推荐游戏的作者,也需要在这个类型下找到自己本身才有的卖点。

“对于同质化,每个人可能都有一些抗争,比如在选择游戏上的自我表达,但是整体的趋势还是让我们为了流量不得不去‘优化’封面和标题。如果大家的视频都一样,我的视频也只是模仿,甚至照搬别人的想法,那我的粉丝为什么要看我的视频呢?”兔魔决定,在“探索标题、优化封面”之余,“相比于有流量的大作,我会选择更符合个人表达的游戏推荐给我的粉丝”。

兔魔很清楚随大流的危害。“如果大家都去做这样的视频,同质化就会越来越严重,大家都碎片化,整个视频的环境也越来越碎片化。在这个期间,每一个作者就变成了一个小齿轮,好像完全丧失了自己,其实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想了想说:“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东西,都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东西。”

兔魔的B站主页

这本就是一种矛盾,因为游戏推荐最能获得流量,所以才会涌入大量的视频作者;正因为耸动的标题能引诱点击,才会有人模板化地生产视频——而这样巧妙的手法又仿佛自食“恶果”,招来大量匆匆的过客,在热闹散尽后,很少有人会留下来。

可是,假设没有“流量密码”的怪力,也许连一时的热闹也不存在。视频网站的信息流里就那么多位置,让受众们留下印象的播主同样有限,大多数视频作者可能被数据海洋淹没,别说拥有忠实的粉丝,或许连支撑作者持续创作的视频观看数都达不到。

银紫对自己的个人规划比较清晰,他相信“银紫”就是自己的最大卖点。这个20岁的东北大男孩对自己的人格魅力具有强烈的信心。“我觉得把我这个人拿出来,就可以火。”他给出判断,“我还算一个……蛮有趣的人。”他又说:“哎哟,又说大话了。要谦虚。”然后乐呵呵地笑了两声。

银紫的声音浑厚有力,语气圆润,说话有点像在讲单口相声。前段日子,他突发奇想,把镜头对向自己,像做杂谈一样点评游戏。尝试过后,果然有观众觉得他有趣,数据的反响也不错,这给了他更多自信。最近,他也慢慢开始摸索直播,在他看来,这是更能展现个人魅力的方式。

最新的视频中,银紫采访了一位游戏制作人。他希望能做更有深度的内容,也花了很多心思,但数据反响并不好,用他的话说,“憋沉”

B菌也也有类似的担忧,现在他经常能制作“爆款”视频了,但是庞大的播放量并不能有效地转化为粉丝数,瞄准史低价格来的观众来得快去得也快。过去的经历告诉他,观众的喜好会随时间改变,推荐史低游戏的视频可能也会被大浪淘沙。也就是说,他得时刻准备着转向下一个吸引观众的热点,要不就需要考虑,怎么才能把因为题材吸引来的观众转化成具有黏性的粉丝。

近况

银紫告诉我,随着游戏推荐视频在播放量上获得成功,他做最初喜欢的二创视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把游戏推荐系列做得有声有色后,他还不死心地做过几次二创,但数据都很差。“(观众)就是越来越少了,因为我知道,它的趋势已经过去了,没有人会看了,甚至现在连我自己都不会看别人的二创了。”

B菌仍在继续制作“Steam史低游戏推荐”,同时,也在寻找下一个潜在的火爆视频选题。他做过几个视频试水,数据并不好。“我最想做的视频仍是攻略解说。”我问他原因,他思考了一阵子告诉我:“因为情怀。我以前就是观众,我还是非常想成为我看到的那些做视频解说的人。”

B菌畅想,如果有一天他有了200万粉丝,那他在“保持正常系列更新”的前提下,一定会继续做攻略解说。“我很任性,我就要更新那样的视频,你们爱看不看。”但目前来说,他还没做具体的打算,因为粉丝量远远不够。

兔魔发布视频的平台除了B站,还有抖音和TapTap。短视频平台又是另一种逻辑,兔魔告诉我,他的主要收入其实来自于抖音和TapTap平台。不过,他还是打算继续在B站上更新视频。

“我觉得我要坚持下去,最重要的原因是粉丝。”兔魔说,“至少有一些粉丝等着我的视频,我觉得最快乐的时刻就是有粉丝认可我的视频,在评论区留言和催更。这是最让我开心的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袁伟腾,编辑:袁伟腾,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全部评论(0)
最新发布的资讯信息
【创业/圈子|】市值蒸发8000亿,亚马逊不败金身正在被打破(2022-12-09 14:30)
【计算机/互联网|】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未来:DEX和CEX之战(2022-12-09 14:29)
【计算机/互联网|】李佳琦在出淘的道路上又试探了一步(2022-12-08 10:57)
【百科知识|H5开发】浅显易懂的说清楚小游戏与H5游戏的技术区别(2022-12-08 10:48)
【创业/圈子|】从1天投7亿到3天投1亿,正在转向的互联网创投江湖(2022-12-07 15:14)
【金融/投资|】“先投Pre-IPO的LP,先亏了40%”(2022-12-07 10:37)
【计算机/互联网|】血战,服务器CPU(2022-12-06 15:50)
【计算机/互联网|】聊天机器人真的成精了,会整活还会信誓旦旦骗人(2022-12-06 15:47)
【创业/圈子|】为辨别offer含金量,我做了个时薪计算器(2022-12-05 15:09)
【计算机/互联网|】天方夜谭?谷歌尝试用AI来代替程序员写代码(2022-12-05 15:08)

统一客服热线

023-67897994

邮箱

1807586565@qq.com

客服QQ

1807586565

客服微信

18996274797
友情链接
联系客服
网站客服 联系客服
023-67897994
手机版

扫一扫进手机版
返回顶部